190aa踢球者手机版

190aa踢球者手机版新闻网
190aa踢球者手机版邮箱 | 投稿系统 | 高级检索 | 旧版回顾

190aa踢球者手机版: 视点首页 > 校史一页 > 正文

190aa踢球者手机版:党的忠实儿子刘谦初

发布日期:2022年10月27日 15:16 点击次数:

刘谦初(1897~1931),原名刘德元,字乾初,化名黄伯镶,山东平度人。1916年赴青岛加入讨袁世凯军,讨袁结束后获“义勇奖牌”。1927年参加北伐军,任国民革命军第十一军政治部宣传科社会股股长,负责主编《血路》周刊,同时加入中国共产党。1929年到山东开展恢复和重建党组织工作,任省委书记兼宣传部长。6月赴青岛领导日商纱厂工人罢工,8月7日被反动当局逮捕。1931年4月5日牺牲。

1

1897年,刘谦初出生于青岛平度刘家庄。青少年时代的刘谦初先后在家乡的私塾、平度知务中学、平度师范学校读书。他喜读历史上治国明君和改革家的论著,喜读岳飞、文天祥等人的爱国诗词,而且喜欢写诗词。

1918-1920年,刘谦初在齐鲁大学预科班学习,毕业后,因家境不好,不能继续深造,便到黄县崇实中学任教。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参加了基督教上海圣教书报公会。在以“我的二十世纪宗教观”为题举办的征文活动中,他的文章被评为第一名,因此被保送到燕京大学学习。在燕大,他接受并积极宣传新文化、新思想,发起成立了《燕大周刊》,组织撰写了《中国国民性的观察》《武力不能统一今日的中国》等一批脍炙人口的文章,把周刊办得红红火火。才华横溢的刘谦初被称为“燕大才子”,在同学中具有很强的号召力。

从燕大毕业后,刘谦初先后在镇江润州中学、岭南大学任教。在此期间,他阅读了《共产党宣言》《共产主义ABC》《新社会观》《向导》等革命书刊,创办了《木瓜》《流萤》《倾益周刊》等刊物,热切向往革命。1924年,他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6年12月15日,他来到革命中心武昌,参加了国民革命军第十一军,被任命为政治部宣传科科长。他为军部起草各种宣言、告民众书、宣传大纲等,在宣传北伐军的宗旨、主张、纪律、作战方针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很受器重。1927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7年4月4日,毛泽东创办的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举行开学典礼。刘谦初得知这消息后,就请了一天假,与中共湖北京山县委副书记张文秋一道早早赶到了武昌中华路红巷13号。会场气氛隆重而热烈,来自全国17个省份的学员和来宾云集一堂,不少工农群众和知识分子也自发地赶来参加。

毛泽东身穿灰色长衫,手持讲稿,英姿焕发地在讲台上做了《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的演讲,详细介绍了湖南农民运动的经过,并高度评价了农民运动“好得很”。学员们对他的演讲报以经久不息的掌声。

那天参加开学典礼的人太多,刘谦初根本无法与毛泽东交谈。典礼结束后,刘谦初很不甘心,就和即将结婚的爱人张文秋商量,一起专程到都府堤41号毛泽东的家中去拜访。

刘谦初拿着十一军政治部的介绍信去敲门,他们坐在客厅里,不一会儿身穿灰色长衫的毛泽东走进客厅,面带微笑,热情地和他们握手。刘谦初对毛泽东非常敬仰,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军礼。接下来,刘谦初直截了当地向毛泽东请教问题,一个是目前国内外的政治形势,一个是农民运动的发展情况。谈话间,杨开慧从房里走了出来,给他们倒了茶,端来了花生和瓜子。

因有人来登门拜访,他们便起身告辞。毛泽东把他们送出大门,还盛情地邀请刘谦初以后到农讲所来做一次演讲,给学员们讲讲北伐的经过,刘谦初爽快地答应了。回去的路上,刘谦初很有感慨地说:“与毛泽东的一席谈话,真是胜读十年书啊!”他视毛泽东为自己走上革命之路的第一位教师,也更加坚定了他支持工农运动的决心。

然而,几天后,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形势急剧恶化,刘谦初答应毛泽东的这次演讲落空了。直到他1931年4月5日在济南牺牲,两位革命者再没有见面,这也是两位革命者的唯一一次晤谈。

2

1927年4月26日,刘谦初与张文秋在武昌汉阳门大街致和里12号的小楼房里举行了简朴的婚礼。4月29日,新婚仅三天的刘谦初接到紧急命令随军北伐,张文秋留在故乡继续战斗。他们这一别就是两年。刘谦初先后调上海、福建等地从事党组织的恢复整顿和发展工作,曾担任中共福建省委书记。

那一年,山东党组织因王复元等人的叛变告密遭到了严重破坏,30名省委和各部门机关同志被捕。中央决定将所有被叛徒认识的同志转移。中共中央在山东党组织受到严重破坏的时候,于1929年4月调刘谦初任山东省委书记兼宣传部部长,主要负责在山东恢复党的组织系统,并亲自领导和部署铲除叛徒的斗争。

张文秋也转战南北,曾领导了河南驻马店的秋收暴动,曾在豫鄂边区和江汉平原一带坚持游击战,曾担任湖北省委秘书处和上海沪西区委负责人。1929年4月的一天,在济南大明湖畔,刘谦初遵照党组织的要求,准备与新来省委的同志接头见面。然而,见到接头人时,两个人都愣住了,他们是夫妻。原来,在周恩来的亲自安排下,1929年春,张文秋调任山东省委任常委,化名陈孟君,任山东的妇女部部长兼机要工作人员。这是刘谦初与张文秋这对年轻夫妻结婚3天分别以后的第一次相聚。久别重逢,夫妻俩有太多的话要说,他们感激周恩来的细心安排。在白色恐饰下,夫妻俩可以并肩战斗了。从此,他们深入民众指导工农运动,帮助建立基层党组织,使山东党组织迅速得到恢复和发展。

刘谦初来到山东,化名黄伯镶,住在济南东西菜园子街5号,怕引人注意,省委机关只能设在古城僻静的一隅。刘谦初、张文秋还在东屋厨房内的水缸底下掏了一个大洞,在洞内放置了一个瓦缸,把重要的秘密文件放在里面。在张文秋的照顾和辅助下,刘谦初每日天刚亮就起床,读报刊,了解情况,召集会议,指导工作,批阅文件,研究问题,经常工作到深夜。

《刘谦初生平年表》里关于1929年有几条记载:“4月底,向中央派来山东检查工作的巡视员任弼时汇报工作”;“5月初,在千佛山下的一所小学里主持召开省委扩大会议,作关于工运、农运、学运、兵运的现状和任务的报告”;“6月初,根据党中央指示,在博山、潍县、青岛等地组织了工人反帝同盟大罢工”。

在刘谦初的领导下,中央山东省委的工作卓有成效。刘谦初把恢复党组织的工作完整地进行部署和安排之后,专程到青岛,在亲自领导并指导工人运动的同时,专门研究部署铲除叛徒的斗争。

敌人也没有闲着,意外接踵而来。1929年7月2日,新的省委又遭严重破坏。7月2日,张文秋和省委秘书长刘小甫的爱人一起去顺贡街省委秘书机关开会。几天过去了,她没有回来。突然有一天,特务闯进来破锁砸门,还留下几个人埋伏在北屋。事出突然,窗前作为警号的黑礼帽未来得及拿掉,去开会的同志包括张文秋都被逮捕。后来才知道,因有人告密,党的机关遭到破坏。

被捕同志当时关押在岱宗街娘娘庙历城警察总局第二分局。当刘谦初从青岛领导罢工回来,刚一进院,房东太太连忙迎上去悄声说:“黄先生,你太太说出去买东西,都一个月了还没回来。”并且,她使眼色暗示后院有情况。刘谦初明白危险临头,他把手中的篮子递给房东太太,转身出门。房东太太又追出门口,告诉他东面街口小关帝庙处有警察站岗,让他往西走。刘谦初来不及道谢,匆匆西去,消失于茫茫人海。

8月6日,刘谦初决定离开济南,到上海向党中央汇报情况。他装扮成农民的样子,坐上胶济线的火车,准备由青岛转乘去上海的轮船。在明水车站,两个侦探拿着叛徒提供的照片认人,逮捕了刘谦初,将他押解至济南警备司令部。敌人已知道“陈梦君就是黄伯镶的妻子”,便将张文秋押到警备司令部同案审理。张文秋被严刑拷打时,一口咬定什么都不知道。敌人没有她的任何证据,只能把她认作是跟着丈夫来到济南的一个湖北妇人。在这里,张文秋见到刚刚被押进来的丈夫刘谦初时惊呆了。刘谦初手上戴着粗粗的手铐,脚上戴了沉重的脚镣,趁敌人不注意走到张文秋跟前,压低声音问:“怎么进来的?口供如何?”张文秋告诉他什么也没说,刘谦初放心了:“这样就好,我们的口供要一致,只承认是夫妻。”

3

刘谦初真正的身份,国民党济南警备司令部并不清楚。敌人在国民党济南警备司令部里面,突击审问刘谦初。年轻妻子,听到刑讯室的拷打,就如万箭穿心,泪流满面。而刘谦初走到窗口,对张文秋讲:“孟君,不要紧,要记。诘腥硕傲餮涣骼。保重自己,将来去找妈妈,一定要为妈妈着想!”

刘谦初,一位用“特殊材料”铸成的共产党员,用坚强意志战胜了肉体和精神上的巨大痛苦,丝毫没暴露党的任何机密,用鲜血表现了共产党人大无畏的浩然正气。再次被传讯的时候,刘谦初见张文秋脸色发黄,身体消瘦,关切地问:“听说你病了,什么痛?”得知张文秋怀孕了时,刘谦初开心了:“我快当爸爸了!你要保重自己,就是对我最金贵的爱!将来孩子长大了,接我的班,替我和那些苦难同胞报仇雪恨!”

由于敌人内部上上下下突发矛盾,焚毁了共产党案件的卷宗,案情发生转机。经多方面努力,法院判决:刘谦初被判有期徒刑8年,张文秋被判有期徒刑半年。判刑之后,他们被押进了济南第一模范监狱。

关于铁窗生活,张文秋曾这样写道:“在‘第一模范监狱’里,我们住在又黑又潮湿的屋子里,房子里只有一个小土炕能勉强睡3个人。炕上铺着一张席子,满是虱子。墙壁上涂满臭虫血,屋顶上高挂着一盏小电灯,昏暗无光。铁门紧锁着,屋内潮湿异常,阵阵秽气熏人,终日不见阳光,每天只放15分钟的风。吃的是高粱窝头和盐水汤。”

刘谦初在狱中没有放弃自己的责任,他组织成立了监狱的党支部,任党支部的书记。在狱中,刘谦初结识了邓恩铭,他们立刻就成为狱中同志和难友的核心。他们鼓舞大家要做好长期狱中斗争的思想准备,同时告诚大家:“在狱中要坚持和维护党的纪律,坚决反对动摇自首;党员在狱中要加强集体主义,要思想一致、行动一致。”他们做通了狱卒和看守的工作,组织大家学习马克思主义的书籍,领导了多次狱中的绝食抗议,乃至越狱的斗争。

与此同时,党中央时时刻刻关心着刘谦初等同志们,想尽一切办法进行营救,用特殊的方式和路径向狱中的同志们提供书籍、食品,乃至衣物等。在当时,周恩来讲:“刘谦初同志是我们党的好干部。他就像一个猛虎,被关入了囚笼,无法施展自己的威武力,这是我们党的损失,我们应当继续想办法营救。刘谦初也以秘密的方式经常向党中央汇报狱中同志们是怎么样团结起来与敌人斗争的。这就是共产党人。

1930年春天,身孕六甲的张文秋获释。张文秋向典狱长提出唯一的要求,是走前再见丈夫一面。经过特许,她和刘谦初见了面,两人的双手透过冰凉的铁栅栏紧紧握在了一起。刘谦初用暗语对自己的妻子叮嘱,把党比作“母亲”,把工作比作“家务”,对张文秋讲:“回到母亲身边之后,要好好地照顾母亲,听母亲的话,要搞好家务。”当听说孕中的孩子没有问题时,刘谦初欣慰地露出笑意,说:“我想了很久,无论生男还是生女,就叫思齐吧。山东自古是齐鲁之地,英雄辈出,礼仪最盛。咱俩在这里工作过、生活过,将来让孩子记住这里的人们,还有我们在这里的遭遇。这就是在狱中的刘谦初,对自己的妻子、战友回到党的身边继续工作时的最后嘱托。

就这样,张文秋在党组织的帮助下,离开济南到青岛,乘轮船到上海找到党组织。党中央了解到所有情况后,专门派人安排张文秋到医院检查和保养。1930年3月2日,伴随着“哇哇”嘹亮而有力的哭声,刘谦初和张文秋的女儿来到世界。张文秋流着热泪提笔给远在济南监狱的丈夫写信,报喜讯。狱中的刘谦初收到信后笑了,在给爱人的回信中,专门给女儿写了这样一段话:“孩子,你来到我们家,就可能与苦难相伴,我不能给你荣华富贵,只希望你早日长大成人,为国尽忠!”

中央没有放弃对刘谦初的营救。但是,1930年11月初,刘谦初在狱中已经感觉到了社会环境的变化、情况的恶劣。他在给党中央的信中依旧写到了“事情已经如此,没有营救的可能了,请不必进行营救工作”。

1931年的3月,山东军阀韩复榘投靠蒋介石,他加紧对共产党人进行追捕。刘谦初看到了这种状态,他再次致函张文秋“请转告母亲”,转达他自己的心声,“目前我已经无甚需要”,请张文秋转告党中央,解除党组织和同志们的武力营救行动。和刘谦初一起在狱中的共产党的高级领导同志,一直到最后的时刻也没有向敌人叛变,没有出卖党组织,没有出卖自己的同志。

反动军阀韩复榘指示将所有在押的政治犯一律枪决。1931年4月5日凌晨,在通往济南纬八路侯家大院刑场路上的3辆载着政治犯的汽车里,刘谦初带领战友们大声唱起了《国际歌》。在刑场上,刘谦初与邓恩铭等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迎着敌人的枪口,大义凛然地继续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打倒国民党反动派!”……罪恶的枪声响了,21位烈士的鲜血洒在了齐鲁大地上。刘谦初牺牲的时候,只有34岁。

4

说到这里,有的朋友会问:有的材料讲四五烈士22位,你说刑场就义21位。真实的状况究竟怎样?

4月5日凌晨,大批敌人拥进监狱,依次点名将刘谦初等同志押上刑车时,中国共产党党员、省妇委书记郭隆真在监狱里被敌人点名时,高呼口号,被敌人开枪杀害。

郭隆真,原名郭淑善,1894年4月11日出生在直隶。ń窈颖笔。┰窍兀ń翊竺兀┙鹛舱蛞桓龌刈迨可鸺彝。1919年5月4日,五四运动爆发。郭隆真和刘清扬、邓颖超等一起筹备成立了有600多人参加的天津女界爱国同志会,成长为出色的女界运动领导人之一。

5月25日,天津女界宣布成立“天津女界爱国同志会”,郭隆真被选举为演讲部部长,并于1919年8月两次赴北京请愿。她曾三次被捕,每次出狱后就立即投入新的战斗。

1923年,郭隆真经周恩来介绍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5年5月,郭隆真被党组织委派到国民党北京特别市党部妇女部工作,任妇女委员会委员,创办《妇女钟》《妇女之友》刊物。1926年,郭隆真在党的指示下于北京西城创办了缦云女子学校。1927年春,奉系军阀大肆残害北方的革命势力,4月6日在极端险恶的形势下,郭隆真销毁了所有文件,掩护其他同志撤退,自己却未来得及转移,再次被捕入狱,被判处12年徒刑,经营救于1928年底获释。

两年多的牢狱生活,使郭隆真与北京的党组织失去了联系。1929年初,为寻找党组织,她只身南下,在上海邂逅阔别多年的邓颖超,通过邓颖超与党中央取得了联系。1929年春,党中央派郭隆真赴东北工作。1930年3月,郭隆真被调回沈阳。不久她被选为中共满洲省委委员、满洲省委职工运动委员会书记。

1930年6月,党中央派郭隆真前往青岛,任山东省委委员和青岛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负责重组党组织,担任中共山东省委领导省妇委书记。郭隆真与陈少敏等同志重建了党组织,连续发动了几次罢工,先后创办了《红旗报》《海光报》等革命刊物。1月2日,郭隆真在海边四方村与女工骨干密谈时,引起特务怀疑,不幸被捕。这是她一生第五次入狱。

1931年春,郭隆真被押解往济南,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亲自审讯她。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严刑拷打,郭隆真坚贞不屈。1931年4月5日凌晨,她和邓恩铭、刘谦初等同志被敌人杀害。

让我们永远记住这22位烈士吧!他们是中共一大代表,原中共山东省委书记邓恩铭,省委书记刘谦初,临时省委书记吴丽实,省委秘书长雷晋笙、刘晓浦,临时省委宣传部部长党维蓉,中国妇女运动的先驱、省妇委书记郭隆真,临时省委秘书于清书,团省委书记宋占一、刘一梦,省学联负责人朱霄,中共济南特支书记李敬铨,青岛市委代理书记陈德金、常委孙守诚,还有山东早期工运负责人车锡贵、纪子瑞、王锡三和早期党员孔庆嘉、任守钧、李华亭、王风岐、赵鸿功。他们的英灵与天地同在,与日月同辉!(作者系中共青岛市委党史学习教育专家库成员)

注:原文刊载于《190aa踢球者手机版报》2022年第19期第05版。


【编辑:新闻网工作室    责任编辑:张云若雪 蒋晓涵  】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拖动光标可翻页查看更多评论

免责声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客

新闻中心电话: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联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议使用IE8.0以上浏览器和1366*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欢迎关注190aa踢球者手机版视点微信

190aa踢球者手机版(上海)有限公司